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marson | 8 September, 2010 | 一般 | (45 Reads)
你在趕去酒吧的計程車裏發信息給我。

說,和兩個哥們,並玩笑似的說要我全程監控。

我心裏有很多不滿,不是因為什麽緣由,而是因為我困了,我總是這樣,毫無來由的熬夜,不過想和你過著同一個時間,多少個晚安在信息裏傳來傳去,兩個城市,彼此都硬著口舌說我們一直在一起。

于是回了條信息:“我才不監控呢,監控都是一些黃臉婆幹的事,那都是折磨自己。如果你愛我,什麽都不需要我做,你也定會讓我心安,如果不愛,我做什麽都是浪費,都會讓你厭煩,我年輕貌美,才不自討苦吃呢。”

自大的話說出口,心卻沒有底氣。我可以打腫臉充胖子,但是,自己的傷自己疼,騙不了自己。

女人,愛到深處,什麽樣的幸福,只要和心裏那個人有關,便都想抓住

我想,我一定是自卑了,這是最卑微的自我安慰了。我知道的。
 (閱讀全文)